風之影˙闇之魂

關於部落格
無言獨上西樓,月如鉤,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。剪不斷,理還亂,是離愁。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。 ──五代˙李煜
  • 159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楚漢相爭(一)

基本上這一篇是將來要出的新刊 先貼一些給大家試閱一下 到時要出版的時候可能會再作一些增補之類的 同樣還請各位舊雨新知多多支持唷~^^ 《楚漢相爭》 項羽和劉邦之間的楚漢相爭,究竟爭的是天下,還是...... 序 章 公元前221年,秦王嬴政統一六國,自稱「始皇帝」,天下暫歸平靜。始皇夢想建立萬世基業,卻只坐享天下十餘年便猝死於東巡途中,大好江山才傳到二世皇帝胡亥手中業已搖搖欲墜。 秦二世元年(公元前209年),陳勝、吳廣起兵於蘄,各地豪傑紛紛響應,六國後裔先後揭竿,企圖恢復先祖的榮耀,天下旋復混亂。 短短三年,暴秦滅,各路諸侯亦先後敗亡,僅餘西楚霸王項羽與漢王劉邦仍然纏鬥不休。雙雄逐鹿,卻不知是誰得天下? 章之一 忽聞一陣腳步聲急促入帳,守帳士兵在他身後行禮,一絲不苟的動作象徵其嚴正的軍紀。 「將軍,漢王使者已至。」 「快請。」 「是。」 士兵倒退出帳,室內旋復寂靜。須臾,帳門再次被掀起,那步伐伴隨話語而入,顯得從容而閒適。 「韓將軍,多日不見,別來無恙啊?」 聞聲回首,一個俐落的旋身,斂目沉聲。一身戎裝未卸,因他的動作而發出微微聲響,那嘴角略略勾起一抹應酬式的微笑。 「託張大人的福,幸而尚未頸血湔敵。大人長途跋涉,何不先坐下歇息?來人,上茶。」 士兵應聲而入,卻被張良阻止而退。 「咱們還是先辦正事吧,我給將軍帶了些東西和漢王的口諭。」 張良取出藏於袖中的封誥和一個小小的紅色錦囊,隨即斂容正身,朗聲宣佈。韓信亦整裝半跪行禮,雙手高舉以接過封誥和錦囊。 「奉漢王之命,傳漢王口諭,封上將軍韓信為齊王,於此賜予金印,以轄齊地七十城,同時仍為上將軍,率軍助漢王滅楚軍以統天下。」 將兩物交在韓信手中,看著那俊俏的臉愣了愣,隨即如預料中地變了神色,卻仍不得不稱謝接令,面上不禁泛起一絲詭譎的笑意。 「漢王言道,以將軍之功就該做真齊王,豈有作假齊王之理?可見得漢王對將軍的器重,但盼將軍盡心為漢王擊敗楚軍,以復天下安寧。」 韓信默然凝視著張良,神色冰冷而複雜,憤怒的火花隱隱於眸中躍動著。 「為什麼?為什麼這麼做?你明明知道的!」 張良聞言一笑,笑得動人,一如對於他的傳聞。 「將軍何出此言?您定三秦,助漢王重出中原,一路破魏、代、趙,復收燕地,又下齊地七十餘城,此等功績若只做假齊王,豈不叫天下英雄心冷,還道是漢王不能容人?再者……」 話聲頓了頓,張良臉上笑意更深,深得危險。 「身為漢軍統帥,心中卻只掛念著敵將,這要是讓人知道了,將軍不僅性命不保,尚可能使軍心瓦解。數十萬將士的性命,您,背負得起嗎?」 韓信臉色鐵青,面對張良的一番質問,只能緊咬著牙,不發一語。 為什麼命運如此弄人?都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了,他不過想保有最後一絲對他的情感,不想正面與他為敵,為什麼連這一點點心願都無法達成? 「將軍還是好好想想吧,可別辜負漢王一番苦心哪。」 語畢,張良不再多說,隨即揮袖而去。他會聽命行事的,他知道。 心不夠狠手不夠辣,豈能成就霸業?終究只能做別人手中的棋子罷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