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之影˙闇之魂

關於部落格
無言獨上西樓,月如鉤,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。剪不斷,理還亂,是離愁。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。 ──五代˙李煜
  • 159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楚漢相爭(二)

本篇將以不定期的方式更新試閱 歡迎各位有興趣的朋友點閱~^^ 夜深人靜。 軍營中寂靜無聲,只有篝火還燃著,默默嘆息,哀悼這染上赤紅的土地。士兵們都累了,連日大戰已耗盡他們的精力,即便再怎麼嗜血的狼也會倦的,如今他們只能抓緊黑夜的每一刻來休養自己,以待不知何時又將降臨的惡戰。 主帥帳內也仍亮著,帳中人亦未寐,隨意坐於几前,信手撫著竹簡上的字跡茫然出神。 打從叛楚投漢的那一日起,他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。只是,不料這一天來得如此之快。 難道……抱負的實現非得建立在他的屍骨之上嗎? 「將軍!」 親兵的喊聲打斷了他的凝思。收起憂傷,韓信示意親兵進帳稟報。 「營外來了一個人指名拜訪將軍,說是將軍的故人。」 故人?我哪兒來幾個故人?莫是又來攀親附貴的吧。 「就說我歇息了,先把人請到別帳休息,明日再見。」 親兵應命而去,可沒多久又來回報。 「將軍,那人不肯,堅持現在要見將軍,說只見一面就走。」 秀眉微蹙,略思片刻,還是決定讓他進來。 不一會兒,一個頭戴兜帽的高大男子步入帳來,如墨的斗篷完美地融入夜色。帽沿的陰影掩去了男子大半的面貌,只露出他光潔的下顎,顯示來者年紀未邁。 「閣下深夜到訪,卻不知有何要事。」 並未起身,韓信只這麼淡淡問了一句,仍蹙著的眉顯示出他的不耐。 男子沉默不答,僅是緩步走到几前,右手伸向頭上的兜帽。此番舉動,引起韓信的警戒之心,目光漸轉銳利。 驀然間,兜帽被一把揭下,暴露在光線之下的,是一張再熟悉不過的英挺臉龐。 「……是你!」怎麼會?甫念及他,人居然就出現在他眼前。 韓信倏然站起,震驚之餘,撞了几也毫不自覺,上頭的杯盞隨之傾倒,清澈酒液灑上几面,空氣中飄散著淡淡香氣。 那人隨手攫過酒壺,仰頭豪飲了好幾口,這才甘願放下酒壺,並隨意以袖揩了揩嘴,抬眼望向瞠目結舌的韓信,微微冷笑。 「怎麼,跟了劉邦那廝,就不想見我了嗎?」 「不……只是看慣了你在戰場上的樣子,一時之間認不出來……我沒料到你竟會孤身前來。」 他低聲應道,面上不禁流露出些許哀傷,儘管聲音輕得像是夢中囈語,卻怎麼也無法徹底掩去話中的苦澀。 從來,他從來不能理解當初他為何選擇離開,為何背楚投漢。從來就不是為了誰,只為一展自己的滿腹理想。 可,他從來無法理解這樣的理由,更不肯接受,總認定是他背叛了他。他不了解他壯志難酬的苦悶,一心只想把他繫在身邊,緊得讓他幾乎窒息。然而,深知自己能力的韓信,豈能甘心安於一個小小的執戟郎? 「哼,我乃堂堂西楚霸王,愛到哪兒就到哪兒,哪個能攔得住我?那副落腮鬍不過是戰場上拿來安定人心的東西罷了,你早知道的。」 項羽就是項羽,依然如此自信,那源自於實力的證明。即便只在他一個人面前,一身豪情傲氣仍舊絲毫不減。 凝視眼前的人,目光怎麼也無法移開,想開口說些什麼卻似哽住了喉,一個字也吐不出來,腦中掠過的,是一幕幕「曾經」。 曾經,一同策馬荒野;曾經,一同夜裡談兵;曾經,一同月下縱飲;曾經…… 可如今,那都已是曾經了。 「你……為何而來?」 對上他凝視的目光,項羽對他的問話彷若未聞,僅緩緩伸手,替他拂攏臉側散落的幾綹髮絲,一如他從前常為他做的。而韓信也只是由著他,深深望進那雙眼眸深處,望著那一如往昔的溫柔。良久,薄唇輕啟,道出的卻只是一句輕描淡寫。 「信,你瘦了。他對你好嗎?」 他看著他,沉默許久,這才輕輕「嗯」了一聲。 「是嗎……」 微微苦笑,項羽眸色一黯,鬆了手,別過了頭。 那苦澀難掩落入眼底,直是說不出的揪心,可他,又能怎樣呢? 「你……到底來做什麼?」 實是想不出能說些什麼,只得將問題再復述一次,以打破這令人難過的沉默。 回眸一瞥,悲色已去,恢復原來的淡漠和傲氣。 「難道你就只會說這句話嗎?」 「我……」 知他無言以對,也不是真要他說什麼,僅是聊以發洩心中的苦。略整心神,項羽逕自坐到几前,他的身邊,絲毫不理會韓信介意與否,那自然的神態仍一如從前。或許,他還是他,變的人是我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