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之影˙闇之魂

關於部落格
無言獨上西樓,月如鉤,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。剪不斷,理還亂,是離愁。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。 ──五代˙李煜
  • 159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楚漢相爭(四)

久久更新一回 久到我自己都快忘記這裡有貼了(毆) 雕樑畫棟間,濃濃的脂粉氣味與酒香充斥其中,一陣陣刺激著嗅覺,耳中縈繞的盡是鶯鶯燕燕,燕燕鶯鶯,懷中摟的是溫香軟玉,直是說不盡的歡暢愉快。 「來嘛三爺,再喝一杯呀。」 一隻纖白手掌捧著酒盞直送至唇畔,他咧嘴笑了笑,仰頭一口飲盡,刻意顯出自己的豪氣不減當年。 「好呀好呀!三爺真行,您都乖乖喝了她那杯,若不飲我這杯,那人家可要不依啦。」 說著,又是一杯滿盛的酒漿推將過來,一旁幾個女子亦隨之起鬨,七嘴八舌地定要他再喝。他隨意斜臥榻上,已有七分醉意的身軀微微晃著,信手拍了拍女子的臀以示懲戒,口裡直叨唸著。 「好妳個小妮子,竟敢威脅起大爺來啦,妳這區區一杯酒算得什麼?便是再來千杯老子也不怕!」 一邊嚷著,他劈手奪過杯盞,又是仰天一口吞下,更添三分酒意,帶點無賴的豪邁,卻換得身旁眾女一陣喝采。 剎時間,忽覺身後一股大力推向自己,已醉的他根本來不及反應,便在一片驚呼聲中,硬生生自榻上摔了下去。 「誰…是誰這麼大膽!是誰……」 「漢王!漢王!大事不好了,您快醒醒呀!」 一陣天旋地轉,男人漸從朦朧意識中甦醒過來,當下第一個感覺就是……被搖得很暈。 「停停停……夏侯嬰你快給我停手!寡人醒了醒了!再搖下去就要吐啦。」 「是!恕臣失禮。可您再睡下去就要出大事啦!」 縱使很想繼續賴著不起,但看夏侯嬰一臉焦急模樣,男人只好萬分不情願地起身,慢吞吞地伸展四肢,神情之慵懶看在夏侯嬰眼裡,直是益發急躁。頓了好半天,他才漫不經心地問了。 「行了,一大清早的到底什麼事兒啊?你死了爹娘也用不著擺這臉色吧。」 憋了半天,夏侯嬰再也顧不得禮數,慣用的舊稱隨即脫口而出。 「我的好三哥呀,不是我的爹娘有事,出事的是你的爹娘啊!」 「你…你說什麼?!」 男人一聽臉色立變,這會兒睡意全消,一把攫住夏侯嬰的衣袖急忙詢問。 「楚軍在咱們營外架了刑具、鼎鑊,把太公、夫人全都綑在刑台上,揚言你若是不投降,便要將太公一家人全都烹殺啊!」 「這麼嚴重的事兒,你怎麼不早說呢!」 男人一面責罵,一面匆忙抓過衣袍,夏侯嬰七手八腳地幫著著裝,男人將雙足往鞋裡隨便一套,匆匆便往外頭奔去,手中還攥著繫到一半的衣帶,而夏侯嬰緊隨其後也跟了出去。 隔著廣武山澗,兩軍對壘,空氣中潛伏著一股劍拔弩張。 楚軍沿澗列陣,儘管因後勤不繼而居於劣勢,楚軍依舊士氣高昂,軍容嚴整,絲毫沒有半分馬虎。 反觀漢軍陣營,原先悠然的氣氛正在崩解,不安的躁動於軍中悄然升起,啃嚙著將士們的信心。 除了議論紛紛的軍士外,軍中所有的重要人物全都齊聚營牆高處,不論是謀士抑或將軍,凝重的神色同時出現在他們的眉宇之間,目光憂急地投向楚軍陣前的刑台。 只見整齊肅然的隊伍之前,四座臨時搭建的刑台聳立著,周圍是不知多少冷漠的楚兵層層疊疊地包圍,刑台一側,一群身著囚衣的男女老少被繫著押著,朝著刑台的方向嘶聲哭喊,有的跪倒在地,有的哀哀啜泣更多的是在淚水之外,眼中盛滿著恐懼,望向那碩大的刀殂和正燃著柴火的銅鼎。 在包圍的正中央,刑台之上捆縲著四個略顯委靡的身影──劉邦的老父妻兒。 限漢王劉邦在一個時辰內率軍降楚,否則便要當眾一一烹殺其老父兄嫂與妻兒。這是由西楚霸王項羽親自於兩軍陣前下達的命令,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。烹殺俘虜本屬尋常,但此次卻直接關係兩軍勝敗,所有人都在屏息等待,等待著尚未出面的劉邦做出決定。 而至今,已過了整整半個時辰了。 劉邦遲遲沒有現身。楚軍不耐,漢軍憂急,氣氛越來越懸疑緊繃。究竟是因為選擇了為國家放棄家人而不忍親自出面觀看呢?還是為了家人終究要捨棄將成的大業呢?他是否正在帳中來回踱步地想計策?抑或只是在逃避這一切?眾人紛紛在心中猜測著,誰也沒個準兒。 浩浩楚軍的前方,刑台之前不遠處,那天下皆知其名的千里駿馬昂首而立,渾身散發的傲氣正與牠的主人相配,鼻中微微呼著氣,在空氣中凝作陣陣白霧;那一身整潔的毛色在初升煦陽照射下黑得純粹晶亮,或許正因如此,才給牠取個名兒叫烏騅吧。 馬背上,那英挺的男人正手握韁繩端坐著,炯炯瞪視漢營的目光之中,不耐的躁怒漸次高漲,燃成難以抑止的燎原之火。 速戰速決一向是他的作風,寧可轟轟烈烈廝殺一場,戰死方休,而非如此用盡手段,算盡心機,比誰的耐性長。 等了又等,項羽終於按捺不住。基於不願欺侮老幼,他策馬走向居中的刑台,居高臨下地對上頭繫著的女人威嚇,那是對俘虜最常用的技倆。 「妳!快叫劉邦出來降我,否則休怪我不留情!」 項羽的不怒而威眾所皆知,常人一見到他,在氣勢上便先衰了,要是再被他這麼大聲一喝,不立時屈服的還真沒幾個。 可惜的很,眼前這女人正是那少數之一。 或許是那不凡的出身教養,又或許是那堅忍不屈的性格,和欲坐擁天下的野心給予她勇氣,堅毅的神色之中,挾著兩道陰狠怨毒的目光,毫不畏懼地射向身前的敵人。 「呸!我夫君是要成大業之人,乃天命所歸,將來必成天下之主,豈能投降於你?簡直笑話。」 這便是劉邦之妻,日後大漢朝的第一位皇后──呂雉。一口唾沫,一聲冷笑,她用寒如冰的冷漠,徹底粉碎項羽天真的要求。 「妳!」 自他稱王以來,從來沒有人膽敢如此當眾蔑視並挑戰他的權威,項羽瞪圓了眼,卻又奈何不得,只因不肯讓人說一句他欺侮弱女子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