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之影˙闇之魂

關於部落格
無言獨上西樓,月如鉤,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。剪不斷,理還亂,是離愁。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。 ──五代˙李煜
  • 159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楚漢相爭(五)

其實項羽那時候應該直接一刀劈死呂雉 忽然,漢營方向傳出一陣騷動,眾人目光紛紛轉向相同方向。只見那高聳的營牆之後,一名身著赤色衣袍的中年男人漠然而立,雙手背在身後,一派悠然地居高俯視著雙方陣營前的一切。 總算出來了,我就不信你還躲得下去! 原先聚在牆頭的眾將士們憂心忡忡地紛紛趨前,將男人和早先被傳喚而去,如今緊隨男人身後的張良和陳平三人團團圍在核心。瞅著主帥冷然之色,人人都急著想知曉結果,但在此時此刻,卻無一人敢說話。畢竟,被囚於刑台的不是自己的父母妻兒,誰又有資格要求他放棄至親的性命呢? 大夥兒憋得悶、憋得慌,最終,還是急性子的樊噲搔頭撓耳地率先開了口。 「我說主公,該怎麼著您倒是說句話,別光是悠著張臉啊!只要您一句話,大夥兒立馬便去把太公他們給您搶回來!」 樊噲說得激昂,一旁灌嬰等將士亦掄起兵刃齊聲附和,摩拳擦掌地便要大戰一場。不料,群將一番熱血,卻教劉邦幾聲輕笑給一股腦兒地澆熄。 「呵呵,眾兄弟別急,項羽便是糧草不足,怕咱們堅守不戰,這會兒才使出這等下三濫的招兒,咱們豈能著了他的道?再說了,欲成大事豈能無所犧牲?若為了救人質而無端折損了將士性命,可教寡人於心何安哪!將來又如何面對他們的父母妻兒?項羽想怎麼著便由他去吧,他們會明白的。」 劉邦談笑自若,彷彿城下臨刀的不是自己的老父妻兒一般,那泰然的神色直叫眾人滿心錯愕。只有身後的張良和陳平看得見,那在背後半隱於袖中的雙手早已扭絞在一塊兒,掐得幾根指尖漲得發紫。兩人對視一眼,十分有默契地同時悄悄向前挪了半步,杜絕其他人瞥見的可能。 正在漢營躁動的當口,楚營這邊亦採取了行動。面帶驚慌的劉太公被從刑台上解下,押上那屠牛用的大肉砧,一旁鼎中水早已騰得響了,劊子手亦撈起屠刀候著,刀鋒閃爍逼人。劉太公雖欲強自鎮定,可全身仍不由自主地瑟瑟顫抖,只能如待宰羔羊般癱在那兒。 可憐的老人哪,充其量也不過一介農夫,殘酷的戰場又豈是他生存之所? 「劉邦!你睜大眼睛看著,在這兒的都是你的親人,只要你投降,我保證將他們毫髮無傷地歸還!倘若你堅持不降,那麼他們便得一個個成我鼎中魂、刀下鬼!我西楚霸王說得出做得到,絕無虛言!」 項羽左手向空中一舉,劊子手應命揚起手中利刃,對準了劉太公細瘦的頸子,刀尖鋒芒倒映在太公那驚怕欲死的眸中,直教他老人家心先涼了一半兒。然而,遠處的劉邦仍然不為所動,連出聲阻止都沒有。 「劉邦!你聽著!只要你拒絕一次,我就殺一個,從你老父開始,直至殺盡為止!劉邦!你降或不降?」 項羽低沉渾厚的嗓音響徹山谷,震得空氣都為之激盪,話聲落後,卻是靜得令人窒息的沉默。楚漢百萬人都睜大眼睛看著,張大耳朵聽著,屏著呼吸待著,揣想接下來是否會出現預料中鮮血四濺、身首異處的畫面。 忽地,寂靜的空氣被撕裂,卻是劉邦抬起了頭仰天大笑起來。雖笑得輕快不懼,那目光冷冽,越過山澗,如利劍般直指馬背上的項羽。 「項羽!昔日起兵,我倆曾兄弟相稱,誓言相互扶持,吾父便如爾父,此事眾所周知;如今你欲烹殺老父,做那不仁不孝之事,便自管去吧!只是肉熟之後,莫忘分哥哥我一杯羹啊!哈哈哈……」 長笑聲中,劉邦袖袍一揮,隨即隱沒於牆頭。 『子房、平愛卿,你們可來了!你們說說,這會兒該怎麼辦呢?』 一見張良和陳平進得營來,劉邦趕緊上前詢問良策,臉色因逐漸迫近的時間而略顯蒼白。 張陳兩人互視一眼,神色之中似是已有了共識。只見張良對陳平輕輕點了點頭,後者亦微微頷首。 『漢王,自古賢君講求仁孝,不仁不孝者不足以得民心、統天下,即便坐擁江山也不得長守,秦二世便是前車之鑑。然今漢王卻是未竟大業,倘若愚守仁孝而降……』 張良話聲至此而頓,神情憂慮,其言下之意不言自明。 眼見劉邦仍顯猶豫,陳平上前深深一揖,簡短有力的言談中仍舊顯出他慣有的從容。 『自古成大事者不拘小節,微臣相信漢王自有定奪。』 聽得陳平如是說,劉邦始終緊皺的眉總算舒坦了。拍了拍陳平的肩頭,他低笑著言道。 『平愛卿深得寡人之心哪。』 劉邦毫不在意的態度,非但叫劉太公心寒若死,更是氣得項羽一把奪過劊子手手中白刃,當下便往太公頭上斬去。 「羽兒!使不得!」 說時遲那時快,一道人影自後一閃而出,及時攔住了項羽,卻是素與劉邦交好、項羽的叔父──項伯。亮晃晃的鋒刃於眼前閃爍,距離自己不過一尺之遙,嚇得太公險些便當場厥了過去。 被劉邦這麼耍無賴似的把他的要脅轉瞬間消弭於無形,項羽正是滿腔怒火無處宣洩,這會兒又被項伯阻止,語氣不由得重了起來,即便是面對長輩也顧不得了,瞪大了眼睛,兩道殺氣騰騰的目光直投在項伯面上,連聲音都有些嘶啞了。 「叔父為何阻攔?莫非連您也教劉邦那厮買了去?」 自打叔父項梁死後,項伯可算得是他身邊最親近的長輩了,倘若連項伯都背叛自己……項羽心裡直發寒,不敢再往下多想。 「羽兒說的這是什麼話!這壓根是劉邦要陷你於不義的詭計啊!假若今日你真當著這數百萬人的面前殺了他們,這不仁不孝的罪名你便揹定了!那你將來還憑什麼統治天下?」 項伯嚴正的辭色讓項羽沉默了,眸中的熱逐漸冷卻,緩緩地,他放下手中刑刀,棄之於地,轉身向項伯恭敬一拜。 「叔父所言極是,請恕姪兒方才無禮之罪。」 扶起項羽,項伯握著他的手溫言安慰。 「不礙事,只盼你能懂得叔父的苦心便是了。」 眼見全軍將士均巴望著等待自己的指示,項羽暗自頹喪,卻也只得克制心中的不甘,黯然下令。 「撤吧。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